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在线咨询 网上挂号  
网站首页 医院简介 新闻动态 设备环境 名医荟萃 就医指南 二院风采 投稿信箱 联系我们
职能科室 资源下载 文件及制度
20世纪西方人如何看待同性恋?
盱眙县第二人民医院   2012-08-29 14:19:01 作者:中国新闻周刊 来源: 文字大小:[][][]
一个穆斯林学者在一本薄薄的批判物质主义世界时指出:20世纪是被三个犹太人改变的。实际上,整个人类的古典精神也是这三个犹太人割断的,同时他们还开启了新的世纪。这三个人便是达尔文、马克思、弗洛伊德。而这三个人都不同程度地对人类的起源和性的问题有过深刻的论述。如果没有达尔文,同性恋问题便只能停留在神学时代的禁锢中;如果没有弗洛伊德,人们对同性恋的研究也不会深入到科学和内在中去。正是有了他们,同性恋问题便在20世纪翻开了新的一页。

  在20世纪,西方社会对同性恋问题开始争议,并成为一个学术问题。人们争论的焦点是同性恋是否属于精神错乱—类的问题。英国精神病学协会出版的《精神错乱诊断及统计手册》对同性恋的归类可以反映这种轨迹:最早的分类是把它归于具有性病态的精神病个性,第一版它被划归为“反社会和个性混乱”一类,第二版则把同性恋归为性变异,并列在“个性错乱和某些其它非精神病的精神错乱”一栏下。这些变化表明人们的态度在逐渐变化,对同性恋的宽容从医学界发展到整个社会。

  美国人的研究在20世纪总是引领世界潮流,在同性恋问题上也一样。1947年4月,这是同性恋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时期,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对同性恋作了历史性的总结,认为不应把同性恋归为“精神错乱”一类,为此他们创造了“性意向混乱”一词,并作如下叙述:“这一范畴是指那些个体,他们的性兴趣主要指向和他同性别的人。他们想改变自己的性意向,并且因此而陷入混乱和矛盾之中。这个范畴和同性恋不同,后者并不必然地构成精神错乱。同性恋本质上是性行为的一种形式,和其它性行为形式一样,它不是精神错乱,不能归为神经错乱一类。”

  美国学者福德和比茨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研究了除美国外的76个社会,发现64%的社会至少是承认社会上某些成员的同性恋活动,并视之为正常现象。如新几内亚的克拉基、澳洲的阿兰达、北美洲的西畦斯等等,男性多有双性恋倾向。当然,在剩下的36%的社会中,同性恋者还是被被禁止的,要受到道德与法律的制裁。

  美国性学界的先驱金赛教授在50年代末发表的《金赛性学报告》则更为惊人:在美国社会,有三分之一以上的男人表示,在他们的一生中,曾有过一次以上的同性性行为。这使人们失色,转而变为内心的欢喜,因为人们发现,其实每个私藏的行为都差不多,可以不受道德的谴责。这是统计学上的一次胜利,它竟然将神圣的道德推翻。人们似乎不再相信“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不再信仰“唯一”的上帝的法则。

  这是一次伦理上的失陷。显然,金赛的报告并非价值判断,但人们将概念偷换了。为何这样说呢?举个例子,一个人的一生中,总会有一次或数次恶行,这虽然不能说明这个人是恶人,但是,也不能说因为人人都曾有过恶行就说恶行也是好的,是善的。同性恋问题也一样。人们应该从本体上来研究,而不应该过分地相信现象。但是,事实上,在同性恋问题上,现象影响了人们对其本质的认识与态度,更何况其本质是模糊的,可疑的,不可深究的。

  于是,从60年代的“性革命”开始,西方同性恋者活跃起来了。他们不仅组织了一系列的团体和运动争取其合法地位,还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例如,美国旧金山是同性恋者的重要聚居地之一,同性恋者约占该市总人口的10%左右。每年6月的最后一个周日,都有数以10万计的同性恋者集会,庆祝他们的自由日,他们举行游行、运动会以至“选美”等等。1982午,当旧金山市市长范土丹否定了市议会通过的承认向性恋的家庭伦理地位的《同居法案》时,同性恋者被激怒了,他们立即组织了一场长达十多条街道的示威游行,公开叫骂范土丹是“同性恋者的公敌”,并发动了一场罢免战,在短时间内就征集了35000个赞成罢免市长的签名,达到了法定的人数。虽然最后因为范士丹得到了80%以上选票的支持,罢免宣告失败,但是同性恋者的政治能量在此可见一斑。许多时候,政界人物也不得不与同性恋者妥协,例如1984年美国洛杉机市曾举行了一次参加人数达入万人的同性恋大游行,市长和议员们也参加了游行,以表明他们支持同性恋的态度。

最新评论
如何添置内容?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全站搜索

版权 江苏省盱眙县第二人民医院 
Copyright @web(19 2 14) ym(19 3 13)

苏ICP备12045808 (14 7 1)